Macazv

Day 6

再次回到香港。恍惚中忘了好多路。三次差点踩进空灰里。如果她在这里肯定要笑我蠢了,还要笑得花枝乱颤的那种呢。

我以为我会哭。可能还没有到哭点。目前坐在致富,想着这么个老土的东北屯子名字为什么要出现在香港。坐在这个二楼看向窗外,之前自己的那些时候还是冬天,好冷,而这里的阳光让我取暖。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进击的贱人,记得整场大家都一直在笑,我和她尤其喜欢各种眼神之类的小动作,我们称为死样儿的那些动作。笑点好多,我只记得零星几个。突然我发觉自己不自觉的已经在笑了。这是为数不多的回忆过往时候没有难过,却在笑的时刻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昏哥馅-------------------


趴在她经常要嘬一根的地方,俯瞰这个学校。绿油油的树叶子们,照照片从来都不用p,无论聚焦在哪个角度都好美,满溢着夏天温暖的感觉。

古代诗人们的所有借景抒情,如今我都学会了。

在这里她第一次神秘兮兮带我上来说要嘬一根,我一直以为她开玩笑的。然后看见她真的掏了出来。香港是冬天一件大毛衣就可以,她穿着深紫色的毛衣,短发长长了一些,背着她那个好像柬埔寨捡来的布袋子<♪( ´▽`)>,开始抽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她那个样子。眯着眼睛看她,好像在重新认识她,毕竟相对保守的观念不是一刻就可以打开的。倒也不是觉得女孩子抽烟有多惊天动地,就是觉得好像她不应该是这样的似的。当然,人家应该什么样,又不是我说了算的…

所以在各种惊讶和接受中看着她一口一口抽,看她的眼神变得和平时不一样。她抽烟喜欢把烟撅得特别远,这样好像身上的烟味就会小一点。她翘着指头的动作和表情让我很想去抱抱她,她好像是困惑倔强的小兽,机灵敏锐又有些忧伤,这让我心疼,那一刻特别想使劲摇晃她,把她心底的不好的东西全吸出来 拿到远远的地方扔掉。嘬完往回走,等走下了台阶她就恢复成了她平时正常模样。低头和她走着说一些有的没的,心里却一直在回放她刚才的样子,心里隐隐作痛,想着她以前自己在山头吹着风嘬烟,好希望那个时候自己可以陪在她身旁。对我而言她一直是个小孩子,自以为是地讲一些大道理或者人生哲理的时候,常说「但是我觉得……」的时候,认真得可爱。我就特希望她能一直这样自以为是下去,不喜欢有什么人,发生过什么或者未来会发生什么而让她难过。因为觉得好像此事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,所以真的看见,懊恼、难过、心疼,很多情绪,那个让她第一次抽烟的人和事令我深深憎恶怨恨。

之后有很多次,陪她上去抽。她喜欢别人陪着也来一根。每次看见她这样我也很惆怅,也开始陪她一起。不停告诉自己不要插嘴别人的事,就……陪着就好。

-----*-*---------*-*-----------*-*------------*-*---

我去了所有我们呆过的地方。每个地方都熟悉亲切。她的笑和说话声音就回荡在耳边。就好像她留下过一些能量之类的东西在这里一样。当我趴在麒麟旁边常站着抽烟的地方,我没有回头,但感觉她就在我身后。不敢回头,怕发现没有。我说,我们走吧。好像这样,她就跟我一起离开。

原来八十多天里去了那么多地方,我只来得及走完学校而已。计划中的维港和公园都来不及去,没关系,可以下一次的。也许还有一些个你的感觉,回荡在那里。纪念性地在学校和地铁口每一个嘬过烟的地方抽了一根,拿的她藏在书包里的烟,这些地方有点多,超出了我平日的quota,抽得我到了晚上都不知道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昨天没有打完就睡着了。早上起来发现自己也把内裤里外穿反,瞬间想起你。你不要再把内裤穿反了,我也容易穿反,这样每一次岂不是都会象现在这样思念你,魂淡。

评论(3)

热度(1)